标王 热搜: 哈萨克斯坦  美女  乌兹别克斯坦  俄罗斯  乌克兰  吉尔吉斯斯坦  塔吉克斯坦  土库曼斯坦  全裸  入世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政治 » 正文

俄罗斯对苏联解体的新审思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10-12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作者:李瑞琴  浏览次数:13
核心提示:苏联解体不仅是独联体地区、更是世界人民的巨大地缘灾难。俄罗斯艰难的国内外环境引发俄罗斯各界、包括独联体的学者,对历史与现实进行了多维度的深入思考,反思苏联解体的悲剧及教训。
     [摘要]苏联解体不仅是独联体地区、更是世界人民的巨大地缘灾难。俄罗斯艰难的国内外环境引发俄罗斯各界、包括独联体的学者,对历史与现实进行了多维度的深入思考,反思苏联解体的悲剧及教训。他们认识到:联盟垮台与社会制度无本质联系,曾经与苏联政治经济制度高度相似的中国成功进行了改革;苏联解体不仅使独联体各国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而且使俄罗斯变成了一个延长西方资本主义衰退腐朽生存期的特殊供血者。
 
     自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爆发以来,俄、美及北约剑拔弩张,几乎陷入新冷战。此间,遭受西方合力制裁,并伴随着国际油价暴跌触底,俄罗斯经济持续衰退。艰难的国内外环境引发俄罗斯各界、包括独联体的学者,对历史与现实进行了多维度的深入思考,反思苏联解体的悲剧及教训。
 
    一、重申苏联解体的巨大地缘灾难,凸显俄罗斯对其地缘政治环境的忧虑与寻求多极化世界格局的迫切诉求
 
    俄罗斯国家特殊的地理结构使其安全感与地缘政治环境密切相关。苏联解体是俄罗斯历史上最大的逆向地缘政治变动,其出海通道受到钳制,国家战略防御纵深大幅缩减,1/3的国土和近半数居民丧失,传统安全优势丧失殆尽。尽管如此,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的参照系还是西方,认为必须以某种方式构建与西方模式相同的关系。20世纪90年代初,俄罗斯的主要战略就是加入西方政治构架。从1994年1月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推出“和平伙伴计划”开始,西方毫不留情地、不断地严重挤压俄罗斯已经大为缩小的战略空间,北约东扩直至俄罗斯边境线。残酷的现实令俄罗斯不得不多次调整国家战略,应对地缘政治危机:从俄美“蜜月期”降温的1997年《俄罗斯国家安全战略构想》,到科索沃危机催生的2000年版《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构想》,从南奥塞梯事件后与美国意欲重修旧好的2009年版《俄罗斯联邦2020年前国家安全战略》,再到乌克兰危机以来俄美冰点关系的2015年《2020年前俄罗斯国家安全战略》。
 
    早在2005年,普京就在其国情咨文中表示,1991年的苏联解体是20世纪发生的“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近期,普京再次重申这一观点,并强调最重要的是苏联解体严重破坏了国家的发展。目前从苏联独立的国家包括俄罗斯,几十年没有发展,过去的损失至今没有弥补上。俄罗斯各界在反思苏联解体25年时,国家解体这一巨大地缘政治灾难对于当代的持续严重影响,成为最突出的主题之一。
 
    作家德米特里和记者阿拉格金·马蒙托夫从俄罗斯民众的生存权和安全感的角度认为,苏联解体是造成社会动荡和高达数百万受害者的巨大地缘政治灾难。为了保卫国家抵御法西斯侵略,苏联数千万人民曾经付出生命的代价,而祖国最终却被几个无能政客葬送。人们被迫放弃公寓、汽车、财产,逃到贫穷之地,移居到遥远的村庄。俄罗斯人承受的国家解体之痛毫无价值和意义。
 
    杜马议员德米特里·沙布林以几十年来世界局势变动不羁的严重后果反思:“苏联解体最大的悲剧就是摧毁了两极世界。单极世界下的安全感和正义感被严重削弱。滚滚而来的恐怖主义席卷全球,前苏联地区成为‘颜色’革命重灾区。苏联解体之后的单极世界格局,也是世界人民的地缘政治灾难。是苏联解体给予美国机会制造了如此多的邪恶。痛定思痛,苏联所有的缺陷那时都有改革的可能性和机会。当时中国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处于更糟的局面,但中国找到了自己的方向成功改革。苏联可以同样起飞,而不是毁坏任何东西。”
 
    还有学者更进一步证实,苏联解体这一最大地缘政治灾难导致了当今世界的一切危机。当时,资本主义国家在苏联的影响下,为防止左翼上台,被迫实施更有力的社会保障政策。随着苏联的解体,西方政治精英主义、极右势力大大加强,一些国家开始削减社会福利项目,社会不平等加剧,引发人民强烈不满。全球垄断势力逐渐强大,金融危机不可避免地爆发。多轮世界性的金融经济危机使深受其害的国家,几乎没有时间恢复。国际形势、政治格局中充斥着不可预知的事件、战争和不断加剧的局部冲突,没有出路的难民问题更是愈演愈烈。全球动荡来临。
 
    二、重申苏联解体的非必然性,凸显国家为此付出巨大代价而难以发展的历史追问
 
    对一个重大历史事件的判断与评价,可以从历史尺度和价值尺度两个维度进行。从历史发展的进程看,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解体、民族分裂,复辟资本主义,是历史的倒退。从作为社会主体的俄罗斯人民的视野看,人民没有从中得到实惠和利益。甚至,历史愈是久远,国家和人民所承受的负面影响愈是突出。因此,现实条件下,俄罗斯各界对于苏联解体非必然性的判断,已越过就事论事的狭隘立场,凸显的是在国家和民族付出巨大代价之后却得不到复兴与发展的艰难处境和历史追问。
 
    2016年9月,普京在会见第七届国家杜马当选政党负责人时谈道:“苏联完全不需要分崩离析就能走上民主改革的道路。苏联能够进行改革,包括民主性质的改革。处在共产党领导之下的苏联,当时没有任何推动民族分裂或其他有害的、破坏性思想的动因。”上述与“苏联解体是巨大地缘政治灾难”的观点具有逻辑关联。其逻辑顺序是,苏联完全可以通过正确的改革,走上民主化道路;苏联社会制度并不是导致苏联解体的原因,因而苏联解体并非有必然性;俄罗斯当前面临的巨大地缘政治灾难本可以避免。
 
    普京的苏联解体非必然性判断引发了俄罗斯各界对戈尔巴乔夫改革历史的追究。俄罗斯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谢尔盖·别斯巴洛夫认为,20世纪80年代中期,尽管戈尔巴乔夫掌权时,苏联已经显露经济上的危机,但国家解体完全可以避免。首先,根本不应该在经济改革的同时进行激进的政治改革。其次,不应该在1989年进行所谓的自由选举。正是从那年开始,国家出现了不可逆转的变化,苏联各加盟共和国的民族主义运动实质上已经合法化,所谓争取国家主权的游行司空见惯。甚至在1989~1990年,如果苏联核心领导人意识到联盟面临的危险并通过国家共同行动,一定有机会保存联盟。俄罗斯科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学者阿列克谢·马尔蒂诺夫从当代视角审视:无论在经济还是其他公共领域,至今没有一个苏联加盟共和国达到1990年的发展水平。联盟解体后只有极少数民族精英集团“感觉不错”。新国家民众普遍失望,人民生活水平急剧下降,几乎处处感受到一个大国崩溃的凄惨。两位学者进一步阐释苏联解体的非必然性,重申了这一非必然性结果带来的灾难后果不仅使国家和民族承受了无价值感和无意义感,而且再度出发的征途荆棘密布。
 
    苏联解体的非必然性判断已然不止是在对悲剧原因的找寻,更是对俄罗斯25年来国家发展曲折低迷、艰难跋涉的追问。白俄罗斯历史学家、哲学家鲍里斯就提出,今天需要思考的是这样一个问题:如果这些臭名昭着的自由、民主,对巴赫、格鲁吉亚、吉尔吉斯斯坦、乌克兰、摩尔多瓦等地区带来的只是冲突和难民生活,这个代价值得吗?
 
    曾经,以苏联解体不可避免为由否定苏联历史的观点,在俄罗斯甚嚣尘上。而目前,俄罗斯克服国内外困难的最大资源,就是用爱国主义精神、用历史主义态度对待苏联历史,凝聚民众。重申苏联解体的非必然性,是俄罗斯再度出发的起点和信心,也是以历史主义态度探寻俄罗斯特色强国道路的正确途径。
 
    三、再诉苏联解体的经济灾难,凸显俄罗斯经济陷于巨大困境而难寻出路的严峻局面
 
    近年来,俄罗斯经济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重危机。关于这种危机,有一种观点被普遍接受,即俄罗斯当代经济危机源自叶利钦-盖达尔政府,在苏联解体前夕启动的不成功的经济变革和政治路线导致改革的失败,至今深度影响着俄罗斯经济的发展。现在,俄罗斯社会对当年改革的态度是否定的,58%的俄罗斯人对“盖达尔改革”持负面评价。“州长、公司、黑帮,所有人在其控制的地盘上为所欲为”,大肆低价收购苏联的国有大型资产,全国几近无政府状态。由于私有化过程中普遍存在欺骗,即使今天仍有大量俄罗斯人要求对其结果进行审查。
 
    除了失败的自由主义改革对于俄罗斯经济的深远影响,“苏联解体的经济灾难”使西方渔翁得利并导致俄罗斯长期经济恶性循环的观点也受到关注。俄罗斯科学院通讯院士柯达索诺夫以详尽的数据论证,苏联解体不仅是巨大的地缘政治灾难,更是巨大的经济灾难。苏联中央统计局1990年统计证明,世界上超过1/3的GDP来自美国和苏联,苏联稳居世界第二。俄联邦比另外14个加盟共和国创造的社会总产品高出两倍。这意味着,当时的俄罗斯经济份额能占到世界经济的9%~9.5%,生产总值达到美国国民生产总值按美元计的36%左右。而2016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2015年为3.73万亿美元。同期,中国为19.7万亿美元,美国18万亿美元,印度8万亿美元,日本4.84万亿美元,德国3.86万亿美元。俄罗斯仅排世界第6位,与前几名相比,大幅度落后,在世界GDP中的份额为3.3%。
 
    柯达索诺夫说,20多年来,俄罗斯及独联体国家遭受了巨大经济浩劫,有据可查的资料,只是冰山的一角。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几乎是用俄罗斯的无息贷款实现了“经济发展”。据不完全统计,2006~2015年间,俄罗斯仅资本外流就高达11万亿美元,年平均损失约1000亿美元。俄罗斯进行的经济自由化和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改革”,实际上就是跨国公司和跨国银行掠夺俄罗斯资源和利益的过程。俄罗斯变成了一个延长西方资本主义衰退腐朽生存期的特殊供血者。正是在20世纪90年代之后,在苏联废墟上出现的、一大批新独立国家充当西方的捐赠者、输血者,西方才获得了喘息和缓和其内部结构深层次危机的绝好机会与条件。柯达索诺夫认为,不仅苏联解体给整个国家造成巨大经济损失,而且还造就了更为严重的灾难性后果,即苏联解体的经济损失悉数成倍地、数十年持续不断地转化为西方的财富,令俄罗斯及前苏联东欧地区在全球资本跨国流动中无翻身之日,长期处于劣势地位。
 
    公正俄罗斯党主席米罗诺夫同样认为,苏联解体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其能够从经济学角度证实。20多年来的历史证明,苏联解体首先是经济上的失败。俄罗斯各界重新评价苏联在世界经济中的位置,对比研究当代俄罗斯经济处境,对于曾经盛行一时的苏联解体经济停滞说是一个重要纠正。
 
    当前俄罗斯的经济状况,还在不断给予经济灾难说以新的论证。2016年一季度俄罗斯的尼尔森消费者信心指数只有63点,创历史新低。2009年经济危机时该指数为75点。目前18%的俄罗斯人手中没有余钱,2009年时这一比例仅为4%~7%。与以往几次经济危机相比,此次俄罗斯居民经济状况恶化的速度更快。2015年的统计结果显示,居民购买的商品总量减少了10%。即使是最严重的1998年经济危机时这一指标的降幅也只有5%,2009年时的降幅则为4%。俄罗斯从2014年起实行卢布自由浮动汇率,本币价值由市场决定,结果卢布对美元和欧元汇率暴跌60%,而且汇率还随石油价格变动,一个月内卢布可能会增值或贬值20%。俄罗斯国内所有交易的价格都会受到可能发生的汇率波动的影响。经济学家统计,汇率不稳导致的年通胀率一般应为7%。2015年俄罗斯通胀率为15.5%。因此银行贷款利率不可能低于15%~20%。于是企业根本没有资金添置设备,无法扩大生产。
 
    2017年3月,一场突如其来的大规模反腐游行在俄罗斯80多个城市同时爆发,席卷俄罗斯全境。反腐游行源于俄罗斯反对党领袖纳瓦里内曝光的一份报告和无人机拍摄的画面,其称梅德韦杰夫有巨额贪腐,在俄罗斯国内外有多处豪宅、葡萄酒庄、地产和游艇,6月12日是俄罗斯日,这一天俄全国又爆发了反腐抗议活动,一些地方抗议者还与警察发生了冲突,大批人员被捕,游行队伍中,不乏出现让普京“下台”“滚蛋”等极端性口号。尽管当局很快控制了游行,恢复了社会秩序,但大游行暴露了普京与梅德韦杰夫政府的合法性危机。其深层动因,依然是俄罗斯经济的严重衰退与迟迟走不出困境。
 
    重新审视在世界经济体系、经济全球化进程中俄罗斯令人沮丧的角色和地位,已经超出了对苏联解体的反思。2014年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仅增长0.6%,2015年为-3.7%,2016年为-0.5%~0.6%,2017年将增长1.3%左右,西方经济制裁给予俄罗斯经济以沉重打击。只是,外因只能依据内因起作用,俄罗斯本身经济结构的严重缺陷、其严重的能源性经济主体的脆弱性,无法抵挡世界经济的风吹草动。更为关键的是,俄罗斯经济现代化发展道路及战略选择实际上至今没有明确的方向。
 
    2017年3月反腐大游行也说明,对国内经济形势全面恶化的不满正在改变俄罗斯人对政府的态度。“目前这只是人们在腐败丑闻不断的背景下,因经济危机被迫在每个方面都省钱、放弃习惯性消费产生的愤怒……趋势发生了转折:爱国主义高潮不仅在衰退,而且正在终结,社会紧张局势在加剧。”这表明“克里米亚共识”的衰竭,其已无法平衡俄国内日益严重的社会和经济问题。鉴于2018年3月俄罗斯将举行总统大选,抗议情绪将会“政治化”。
 
    四、再诉对苏联的怀念之情,凸显俄罗斯民众对苏维埃制度人民性的怀念
 
    有一种观点认为,俄罗斯人对苏联的怀念就是一种怀旧,仅仅只是人类固有的一种消极情绪。这个认识过于简单、片面。这不仅是怀旧,更是深刻的反思。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及独联体地区的民众怀念苏联、怀念社会主义制度,一直是不变的社会情绪,近年来更以深刻、突出、鲜明的形式不断展现。
 
    全俄社会舆论研究中心于2016年11月进行的民调数据显示,有63%的俄罗斯人对苏联解体表示惋惜,2006年时该比例为65%。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民众认为,苏联本可以得到保留。2006年时有47%的人持此看法,2016年时已有56%的人这样认为。同时,2006年时和现在都认为恢复苏联几无可能(比例分别为69%和68%),将后苏联地区国家联合成一个新联盟的想法现在得到半数俄罗斯人(52%)的支持。这种持续不断、反复强烈、历久弥新的社会情绪显然不是单纯心理学意义上的怀旧。社会学家认为,这种社会情绪可以理解为理想化地看待有争议的过去及当代缺乏社会保障。
 
    的确,如何看待俄罗斯民众对渐远的苏联时期表现出越来越惋惜与后悔之情,需要走向社会历史深处,需要站在当代的立场反观历史而解读现象背后的动因。2015年,俄罗斯互联网上一篇热传的文章《俄罗斯人为什么怀念苏联?》给出的答案或有启示。
 
    文章说,苏联时期的生活远非乏善可陈。当时意识不到的美好方面,现在总是呈现在眼前。(1)教育完全免费。哪怕来自遥远的杜尚别小农庄学校的毕业生,都能如愿进入莫斯科大学,免费学习、住宿,成绩优异的还能获得奖学金。教育质量当然被公认为世界最好。(2)医疗免费。苏联的疾病免疫、防治系统、巡回医疗制度,世界首屈一指。当然,现在也免费,只是不要去比较服务质量。(3)居住免费。公寓不是马上就有,需要等待,但总是要给的。少数年轻专家先得到,然后是2~3个孩子的家庭能获得住房。同样,完全免费。(4)没有失业。自1929年起,苏联就没有失业。在经济大萧条时期,这方面尤其优越于西方。(5)收入平等。所谓“上层”和“下层”的生活水平当然有差别,但肯定不是数十倍。在工厂,熟练技术工人挣钱最多,甚至超过厂长。(6)充分享受休息权。1988年以前,苏联有16200家疗养院、防治所和休养所,公民仅支付部分费用就可享受全方位服务。(7)科技发达。世界上大约一半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在苏联工作。苏联人首次在太空运行了第一颗人造卫星,开辟了许多科学上的新发现。(8)苏联军队在世界上最强大。20世纪80年代中期,有超过500万的士兵,并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核武器和化学武器储备。此外,拥有地球上最大规模、总量约6万辆的坦克集团,超过美国25倍。(9)对未来有信心。无论在企业工作,或在高校学习,苏联人每天可以安然入眠,不担心明天被辞、提高房租、提高物价及另外一些卑鄙事件的发生。(10)公共教育乐观向上。苏联儿童从小被教育热爱劳动,尊敬长者等社会新行为准则。没有像现在这么疯狂的犯罪。(11)儿童有序去幼儿园。因为国家生育率很高,在苏联需要有顺序地去幼儿园。但最差的情况下,苏联儿童也就等待一两个月就能入园。相比现在,这就是童话。(12)人民友谊纯粹牢固。“苏联人”的意识超越了任何民族意识,并归属于苏联民族。甚至没有人思考民族的事,相互都是同志。(13)文化传承优秀。苏联的电影、文学、戏剧、展览和博物馆等在世界文化领域璀璨夺目。虽然那时对文化领域的审查力度很强,但这并没有阻止导演拍出现在都百看不厌的电影。而现在的俄罗斯文化艺术许多时候令人尴尬。(14)短缺而质量上乘的商品。(15)规模宏大、集群式的工矿企业。苏联不是只有石油和天然气。所有生活需要品都有生产。当然,苏联不是乌托邦,也不是伊甸园,苏联时代有自己的困难和不便。但无论怎样,苏联人对未来的生活是有信心的。文章的这15项内容,与国家、民族发展和民众生活息息相关。今非昔比的结果一目了然,清晰地揭示了民众对远去的苏维埃制度怀念的必然性。
 
    还有文章通过对比分析得出结论:当20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时,社会绝大多数的反应是漠然的,甚至是一种解脱。因为苏联解体被视为摆脱苏维埃机关的压制,视为极权主义政权的终结。但在1/4世纪之后,那时的社会情绪销声匿迹,对上述的结论却发生了根本改变。如果当时是压倒性多数的人们认为苏联是极权主义的国体,现在则相反,压倒性多数的人们认为苏联完全没有极权主义,有的是秩序、公正,能给予民众基本的、有质量的社会保障。
 
    俄罗斯历史学家安德烈·弗洛索夫认为,是当代俄罗斯社会状态引发了人们对苏联的怀念。对苏维埃制度的怀念是对当下不满的一种表达。当代俄罗斯的客观现实输给了过去的苏联,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上都输了。在苏联,人们有未来,并且有信心去努力实现它。如今俄罗斯的未来是处在更多的问题之中。例如,那些在私营机构工作的人们随时可能失去工作。未来是模糊的、不确定的,没有保障,人们对明天没有信心。苏联人则非常自信,外国侵略者不敢冒犯核大国,何况是攻击它,但今天土耳其毫无恐惧和疑虑就击落了俄罗斯的飞机,完全不担心后果。这在苏联时期能发生吗?类似的焦虑不断产生和积蓄,必然产生对苏联的怀念,甚至是社会普遍的悲观与失望。
 
    政治顾问阿那托利指出,通过现实与历史的比较,民众越来越认可苏联的政治和经济制度。在20世纪90年代初,国家濒于死亡的边缘。国家是在错误,有时是荒唐甚至是在悲剧中走过来的。怀念苏联,成为人们排遣悲观情绪的寄托和出路。时间告诉人们,历史事实值得尊重。当然,民众并不是希望再现某种形式的苏维埃联盟,只是希望将这种经验运用于当代社会。苏联解体对俄罗斯的冲击比预期更严重。苏联时期国民经济发展的稳定性成就,提醒当今俄罗斯政府要充分重视计划经济的作用。
 
    在国家部委工作的25岁青年马特拉对自己的生活比较满意,但仍然认为苏联时更好。他认为,那时“人们生活简朴,但国家很关心人民。现在,金钱支配一切,完全没有平等可言:强权就是公理”。问题的实质,就是苏维埃社会主义制度的人民本质;是苏联的社会制度和稳定而有保障的生活前景,击垮了全方位落后于苏联的当代俄罗斯。
 
    五、小结
 
    第一,俄罗斯对苏联解体的反思具有历史与现实的双重昭示。立足现实反观历史,是俄罗斯反思苏联解体的突出特点,人们更注重于历史对现在和未来的影响。有俄罗斯学者着文的标题甚至就是,《四分之一世纪过去之后,苏联垮台给俄罗斯带来了什么》。
 
    第二,俄罗斯对苏联解体的反思对于国内外苏联解体根源研究中的一些错误结论有重要纠正。例如:苏联解体的根源在于斯大林建立的苏联模式、苏联经济“停滞”等错误观点,通过对苏联解体25年的反思,许多俄罗斯学者认为,苏联解体没有必然性,国家解体可以避免;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经济能够占到世界经济9%以上的份额,超过当下的3%~4%,苏联经济停滞导致国家解体说不成立。
 
    第三,正视俄罗斯民众对于苏维埃制度的肯定与怀念,是缘于对当下俄罗斯资本主义制度的不满,缘于资本主义的俄罗斯,无论是在物质还是精神上都输给了社会主义苏联。这是从两种社会制度的实践比较中得出的客观结论,是俄罗斯独有的深刻教训和总结。无论站在什么立场上看,这个结论都是马克思主义的。
 
    第四,站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角度,我们肯定俄罗斯反思的结论:苏联解体不仅是独联体地区、更是世界人民的巨大地缘灾难;联盟垮台与社会制度无本质联系,曾经与苏联政治经济制度高度相似的中国成功进行了改革;苏联解体不仅使独联体各国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而且使俄罗斯变成了一个延长西方资本主义衰退腐朽生存期的特殊供血者。
 
    俄罗斯民众不能忘记的是苏维埃政权的人民本质,对苏联社会主义制度的怀念将经久不息。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
 
 
[ 新闻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付款方式 | 招聘信息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新ICP备0900526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