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王 热搜: 哈萨克斯坦  美女  乌兹别克斯坦  俄罗斯  乌克兰  吉尔吉斯斯坦  塔吉克斯坦  土库曼斯坦  全裸  入世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生活所迫 塔吉克斯坦儿童不得不去当童工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2-13  浏览次数:13
核心提示:塔合米娜理想的职业是当老师,但为了帮助父母养家她却不得不在上完九年级后离开了学校。10岁的谢尔扎特渴望成为一名飞行员,但却不得不去洗车挣钱。塔吉克斯坦儿童为了养活自己和家人而不得不去工作的事例比比皆是。
     亚欧网www.yaou.cn讯,译者:刘景信。塔合米娜理想的职业是当老师,但为了帮助父母养家她却不得不在上完九年级后离开了学校。10岁的谢尔扎特渴望成为一名飞行员,但却不得不去洗车挣钱。
 
    塔吉克斯坦儿童为了养活自己和家人而不得不去工作的事例比比皆是。
 
    虽然塔吉克斯坦出台了有关根除童工的法律,但这一问题至今仍未得到解决。原因在于社会经济问题悬而未决,失业和劳务移民。许多童工都来自于外来务工人员家庭。这些孩子们不得不自己挣钱养活自己或者帮助父母干最重的活。
 
    BBC驻杜尚别的记者安诺拉·萨尔科罗娃采访了几个童工。因担心受到执法部门迫害,他们要求不要使用自己的真名。
 
    塔合米娜,16岁:我是家里的老大,我还有一个13岁的弟弟和11岁的妹妹。父母身体都不好,父亲有严重的心脏病,几乎一直躺在床上。他在警察局工作了好几年,但因身体原因不得不离开。只有在经过收费昂贵的心脏手术后他才能够回去上班。对于我们来说,手术费相当于全部家产,我们好几次想给父亲办理残疾抚恤金但都没有成功。这需要收集许多材料,而父亲根本就无法做到。
 
    妈妈帮我做一些家务。我们家亲戚挺多但谁也不帮忙。我上午在在别人家做保姆,下午就赶着去参加免费的烹饪裁剪学习班。做保姆能挣到约400索莫尼(50美元),我们全家就指着这些钱生活。我的工钱现在是全家唯一的收入。我希望我的弟弟和妹妹将来不仅能够上完中学而且还能考上大学,学有所长。为了他们我打算不停地工作。
 
    钱总是不够用让我学会了节省。一份工资用来买吃的,一份交水电费,还有一份用来买衣服、学习用品和父母吃的药。
 
    食品、衣服和所有的必需品都是严格按照我和妈妈一起制定的清单购买的。用在食品上的钱最多,约250-300索莫尼(30-40美元)。
 
    肉我们买的不多,只有2公斤,这够我们吃1个月。我学会了省着做饭。不能让身体习惯了吃太多,特别是肉。常常有人问我:如果弟弟和妹妹想吃点心或想要玩具,我就对他们说我们没有钱买这些东西吗?我的难处他们都看在眼里,所以他们都理解,不会有过份的要求。
 
    他们必需的一切我自己就会给他们买。我操心着他们不要饿着,有必需的学习用具。学校对我们的情况也了解,因此免去了许多学费。
 
    前不久我给弟弟找了份工作,现在下课后他就到一个修电话的熟人那里去干活。他已挣到了第一笔钱:10-15索莫尼(1-3美元)。这些钱够买一些饼子和他的个人用品了。
 
    谢尔扎特,10岁:我现在既是洗车工也是送报员,还卖纸袋子。找到工作并不容易。大家都没有钱。我卖装东西的纸袋子。我跑到顾客跟前问他们需不需要纸袋。到哪儿都找不到稳定的地方。比如说,我找到了一个地方,但有人就赶我走,还有可能打我,都是因为竞争。
 
    我的爸爸是劳务移民,妈妈是家庭主妇。俄罗斯现在正在发生危机,爸爸很少寄钱回来。我作为家里的老大决定帮助妈妈养家,出去工作。现在妈妈和3个妹妹靠我挣来的钱生活。
 
    洗车也是一个不错的工作,但现在我干这个还有点小。干这个活的孩子年龄要更大一些。我进过两次局子。他们把我妈妈叫去骂了一通然后就把我放了。我并没有辍学,还在上课,但为了买吃的不得不去挣钱。
 
    我想当一名飞行员,但不知道这个愿望能不能实现。有时弟弟要我带着他去干活,但我一直没答应。太苦了,我不想让他去干活。
 
    我和妈妈常常看新闻,希望俄罗斯一切都好起来,这样我的爸爸就能挣到钱了。我还希望爸爸能在我们这里找到工作。妈妈非常不容易,我们也想念爸爸。
 
    尼卢法尔,14岁:我的妈妈是家庭主妇,爸爸打零工。他是翻修房子的能手。冬天几乎没有活,因此我们经常没有钱花。
 
    我们家有6个孩子,奶奶也和我们住在一起。每天早上我都去卖奶奶从村子里带来的牛奶。如果我生病或者去上课了,弟弟妹妹们也常常来帮忙。我尽力不落课。我是优等生,努力把一切都做好。
 
    我们卖牛奶能挣20索莫尼(2美元),我们用这些钱买土豆和油。饼子自己做。面粉用奶奶的退休金买。奶奶的退休金买上一袋面粉就用光了。为了支撑到下个月我们尽量省着用面粉。除了奶奶的退休金和卖牛奶挣的钱,我们没有别的收入。
 
    我很想当医生,但能不能考上医学院还不知道。我在学校额外学习了化学和物理,老师们都在帮我。
 
    我们吃的很简单。每天早上是饼子和牛奶。每个月只买1次肉,每次买1公斤。我们尽量省着用,经常做没有肉的食品。
 
    扎琳娜,13岁:我上七年级,是优等生。我的妈妈有病,无法工作,因此,她呆在家里。爸爸没有固定工作。他是一个汽车修理工。有活儿了就去干,没活儿了就呆在家里。
 
    我有1个弟弟和妹妹。我在集市上卖饼子,有时在上课前,有时在放学后。奶奶和我们住在一起,也在贴补我们。她在房产管理所上班,收垃圾。她的工资不多但够买油、面粉和蔬菜了。
 
    我们用卖饼子得来的钱买学习用品、面包和油。我们尽力帮奶奶和妈妈的忙。爸爸有活儿干的时候家里就像过节。我们就买肉,做抓饭。父母给我们买糖果、蔬菜水果和通心面。他们非常爱我们,对于我不得不去工作而深感内疚。
 
    我的一些同学中途辍学了,因为他们的父母没有钱供他们。他们和父母一起去俄罗斯打工了。
 
    以前我的爸爸也去过俄罗斯,他在工地上干活。但后来俄罗斯发生了危机,工作很不好找,后来他就被驱逐回国了。他现在正在努力找工作,但非常困难。
 
    根据塔吉克斯坦统计署和国际劳工组织对塔吉克斯坦童工状况进行的最新调查,在220万年龄5-17岁的儿童中超过23%(52.2万)的未成年人在劳作。
 
    15-17岁的少年参加工作的最多(占45.5%),但较低年龄组的儿童(5-11岁)参加工作的比例也相当高-10.7%。
 
    这是4年前进行的首次、暂时也是唯一的一次调查,但国际劳工组织的专家和塔吉克斯坦的官员均表示,因接纳了近百万塔吉克斯坦劳务移民的俄罗斯经济状况恶化,自那时起塔吉克斯坦的童工形势变得更差了。他们中的许多人不得不返回家乡,但在这里却找不到工作。
 
    塔吉克斯坦签署了有关根除童工的国际法律文件和保护儿童权利公约。在打击使用童工的行动中每年都要进行突击检查。执法部门扣留了在市场和洗车场打工的儿童并对他们的父母进行了训戒。
 
    (本消息来自中亚新闻网站2017年2月3日讯。)
 
 
[ 新闻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付款方式 | 招聘信息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新ICP备0900526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