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王 热搜: 哈萨克斯坦  美女  乌兹别克斯坦  俄罗斯  乌克兰  吉尔吉斯斯坦  塔吉克斯坦  土库曼斯坦  全裸  入世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经济 » 正文

为融入新丝绸之路哈萨克斯坦重绘欧亚物流蓝图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11-26  浏览次数:17
核心提示:哈萨克斯坦加入了争取中国过境该国的竞争并在哈境内积极落实最具远大抱负的百年基础设施项目――“新丝绸之路”。哈萨克斯坦渴望成为中国商品通向国际市场道路上一个关键的转运站。

    亚欧网讯 译者:汪玺锋    哈萨克斯坦加入了争取中国过境该国的竞争并在哈境内积极落实最具远大抱负的百年基础设施项目――“新丝绸之路”。哈萨克斯坦渴望成为中国商品通向国际市场道路上一个关键的转运站。

    阿斯塔纳对此非常重视:这既体现在基础设施项目的数量上,也体现在基础设施项目完成的速度上,更体现在投资总额上。

    在过境运输上下赌注

    到2020年,中国与欧洲的货物运输总量将达到1.7亿吨。目前大部分货物从海上绕过整个亚洲大陆经苏伊士运河运到欧洲。将海上运输“转换”成陆上过境运输是一个艰巨的任务,更何况沿海路运输货物运费要便宜很多。运输速度是陆上线路的主要优势。据哈萨克斯坦国有铁路公司介绍,总长10500公里的路程,集装箱列车从中国郑州出发到德国汉堡需要用13-14天。而中国商品沿海路到达欧洲市场需要40-60天。对不同速度的付费是:货主如果使用陆上干线运输集装箱需要支付8000-9000美元的话,则经海上运输只需要支付3000美元。

    尽管陆上干线并没有绝对的优势,哈萨克斯坦仍然对经过该国领土的陆上过境运输寄于厚望,并集中精力发展交通基础设施。比如,哈萨克斯坦铁路公司计划在中期内将过境运输在公司总收入中所占的份额提高到50%,而目前过境运输所占比重仅为25%。

    根据哈萨克斯坦铁路公司提供的信息,2015年前8个月中国与欧洲之间共组织了295趟干线列车。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两倍,去年同期共发出105趟干线列车。

    一些专家认为,哈萨克斯坦伙伴如此积极地参与中国复兴丝绸之路的宏伟项目,是因为可以从俄罗斯过境运输“蛋糕”上分到属于自己的一份。那么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到底谁才应该是欧洲与亚洲之间的桥梁呢?

    欧亚大陆的门户

    10月中旬,外国外交官和记者应哈萨克斯坦外交部邀请参观了阿拉木图州霍尔果斯物流运输中心。哈方向代表团介绍了“霍尔果斯-东部门户”(Хоргос - Восточные ворота)经济特区的工作,它包括干港、物流区和工业区、阿尔滕科尔火车站和哈萨克斯坦-中国国际边境合作中心。

    在哈中边境,“新丝绸之路”已经成为现实。装载中国货物的集装箱在霍尔果斯从中国使用的欧洲规格铁轨上换装到整个欧亚经济空间使用的俄罗斯宽轨上,之后继续发往俄罗斯、欧洲和中东市场。

    2015年7月末,哈萨克斯坦第一座占地面积149公顷的地上港口在经济特区开始办公。哈萨克斯坦政府将霍尔果斯干港定位为最大的商品分配中心,它可以保障中国、哈萨克斯坦和欧亚经济联盟国家有机会进入国际市场。到2020年,计划将干港总容量扩大到50万个标准货柜单位(TEU)。

    哈中边境的霍尔果斯物流运输中心项目直观地显示了哈萨克斯坦对发展本国过境运输潜力的态度。哈方还从阿联酋引进了经验丰富的管理人员,帮助将霍尔果斯变成大型物流中心。今天,阿斯塔纳正在该中心开展与世界最大的港口运营商之一的阿拉伯迪拜港口世界(Dubai Port World)集团的合作,这家公司管理着全世界65个终端(港口)。

    中国也对列入阿斯塔纳与北京的国家间协议的霍尔果斯经济特区项目很感兴趣。中国江苏省计划在5年内投资约6亿美元用于发展物流中心和建设“霍尔果斯-东部门户”经济特区工业区。

    这已经是哈萨克斯坦公司与江苏省的第二个联合物流项目。此前哈萨克斯坦铁路公司已经对位于中国东部沿海连云港港口的中哈物流基地进行了投资。这样一来,公司就获得了中国直达哈萨克斯坦的稳定的货物集中点。

    应当指出的是,在外国投资商中间积极推广“霍尔果斯-东部门户”经济特区项目,是哈萨克斯坦发展基础设施和将哈萨克斯坦转变为过境运输大国的《光明道路》大型计划最重要的环节。

    通向过境运输的光明道路

    2014年11月,哈萨克斯坦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宣布,在油价下跌和国际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下,哈萨克斯坦推出“光明道路”新经济政策。该经济政策的核心是在哈萨克斯坦境内建设高效的物流运输走廊。

    哈萨克斯坦领导人的过境运输远大抱负与中国的地区梦非常契合。两国元首在今年9月初纳扎尔巴耶夫访华期间对“光明道路”计划和“丝绸之路经济带”运输项目的整合问题进行了讨论。

    根据计划,哈萨克斯坦基础设施“五年计划”(“光明道路”计划的时限是2015-2019年)将有助于哈萨克斯坦过境货运量到2020年实现翻一番的目标。

    哈萨克斯坦沿国内两条路线开发过境运输走廊:“北线”提供通往俄罗斯乃至欧洲市场的出口,“南线”或跨里海干线沿欧洲-高加索-亚洲走廊(ТРАСЕКА)经阿克套港口直通阿塞拜疆,甚至到更远的格鲁吉亚和土耳其。

    “光明道路”框架内运输网络现代化分几个方向进行。

    第一个方向――发展公路运输。“光明道路”计划涵盖了11个公路项目。总体上,到2020年将改造和建设7000多公里公路。为此需要投入2.4万亿坚戈(80亿美元),其中1万亿坚戈(33亿美元)是国际金融机构的贷款。

    最大的公路建设项目是“西欧-中国西部”国际过境运输公路走廊(起点位于圣彼得堡,终点位于中国连云港)。实际上,这也是中国到欧洲的“新丝绸之路”。公路总长8445公里,哈萨克斯坦境内公路总长2878公里。哈萨克斯坦境内的道路工程计划于2016年完工。

    此外,阿斯塔纳还要将放射状公路网与阿拉木图、乌斯季-卡缅诺戈尔斯克和阿特劳最大的物流中心连接起来。这些放射状公路网与地区运输中心连为一体――国家计划就是要在哈萨克斯坦全国建立物流运输中心网络。物流运输中心在阿克套、巴甫洛达尔、科斯塔奈、谢梅伊、阿克托别、阿特劳的各个链条帮助哈萨克斯坦成为向俄罗斯和中亚市场分发货物的关键站点。

    在铁路运输领域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博尔扎克特-叶尔塞(Боржакты - Ерсай)铁路工程,这项工程也即将竣工。铁路支线是里海岸边年运输总量达400万吨的库雷克(Курык)轮渡综合工程基础设施的基础。今年春季综合工程开始投入建设。新项目旨在发展沿里海国际运输干线(ТМТМ)的货物运输。到2020年,哈萨克斯坦铁路公司经里海国际运输干线进行集装箱运输的潜力预计将达到30万个标准货柜单位。

    哈萨克斯坦唯一的海港――位于里海的阿克套港的现代化是“光明道路”基础设施计划的重要部分。与霍尔果斯干港一样,阿克套海港也是与迪拜港口世界集团共同开发。2014年港口实现货物周转量1400万吨(作为对比,俄罗斯的里海港口――阿斯特拉罕港、奥利亚港、马哈奇卡拉港去年一共才转运了790万吨货物)。现在正在实施一系列现代化和扩大转运能力的项目,目的是2020年将港口通过能力提高到1900万吨。阿克套港是“南线”绕过俄罗斯的一个战略据点。

    过境运输领域的俄罗斯专家、ДОРН分析所理事会主席安德烈·卡尔波夫(Андрей Карпов)认为,哈萨克斯坦希望从中国商品过境哈萨克斯坦获益。“如果货物流延长到阿克套港,哈方会更加受益。这里既有搬运公司从事转运,也有成批的货源。”专家指出。按照他的说法,在哈萨克斯坦国内建立货运中心是合适的,货物可以从那里分发到各国市场。

    在谈到过境运输对具体地区的经济意义时,卡尔波夫强调:“说过境运输绝对让所有地区都受益,这纯属无稽之谈。”据专家介绍,过境运输只会给那些从一种交通工具转为另一种交通工具(比如从铁路运输转为海上运输)的地区带来好处。卡尔波夫解释说,如果一个地方只是通过集装箱列车,那么国家就要收取使用基础设施的费用,这些钱就进入国家预算,而列车经过的具体地区从“过境”上得到的收益既不会太多,也不会太少。

    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盟友还是对手?

    过境运输是一个经济与地缘政治错综交织的领域。货物运输路线的确定不仅仅要符合商业逻辑,还要符合一定的战略意图。

    如果中国人选择经过哈萨克斯坦境内的最长线路作为自己的货运线路,这就意味着,一部分潜在的货物流将从跨西伯利亚铁路干线流失掉。哈萨克斯坦“丝绸之路”干线与俄罗斯铁路干线竞争的问题,按照哈萨克斯坦铁路公司副总裁卡纳特·阿尔佩斯巴耶夫(Канат Алпысбаев)的话说,俄方进行过不止一次的讨论。阿尔佩斯巴耶夫解释说:“我们要说的是,这存在一个经济逻辑。货物从中国西部地区的乌鲁木齐经外贝加尔斯克(Забайкальск)运输是不会获利的,而从哈尔滨发货经哈萨克斯坦运输亦是如此。”

    在做生意的问题上,哈萨克斯坦坚持“一体化与相辅相成”的原则。哈萨克斯坦统治集团强调与俄罗斯合作的重要性。哈铁路公司副总裁指出,2014年由俄、白、哈三国铁路行政管理部门成立的联合物流运输公司是“欧亚经济联盟框架内物流运输领域首批一体化项目之一”。

    哈萨克斯坦铁路公司领导层强调: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不会相互竞争中国货物,不仅如此,两国还是争取全球规模过境运输线路的盟友。“我们给自己设定的任务只是拿到现在中国与欧洲全部货运量的10%。”阿尔佩斯巴耶夫说。

    哈萨克斯坦铁路公司副总裁还注意到集装箱运输中存在的不平衡现象――90%的货物是从亚洲运往欧洲。按阿尔佩斯巴耶夫的话说,“往相反方向运输的货物却非常难找”。为此,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三方必须要做出共同努力。

    “我们既竞争又合作。众所周知,哈萨克斯坦和白俄罗斯并不相邻。”安德烈·卡尔波夫这样评价。按专家的话说,俄罗斯最为受益的是中国商品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地区入境的那条线路,“或者至少是从乌兰乌德入境”。这样,跨西伯利亚铁路干线就会发挥作用并获取最大的附加值。

    但是专家也担心跨西伯利亚铁路干线最终会输给哈萨克斯坦的“丝绸之路”干线,那样中国货物就会绕过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不同,俄罗斯还没有形成清晰的开发过境运输潜力的国家战略。有关将俄罗斯变成过境运输大国和东西方之间桥梁的说法目前仍然停留在口头上。“俄罗斯错过了开发本国过境运输潜力的机会,”卡尔波夫认为,“如果我们十年前能够及时采取必要措施,将石油获得的巨大收益投入到贝阿铁路(БАМ)和跨西伯利亚铁路干线,更加系统地处理这一问题,那么现在俄罗斯就能向中国提供建成的基础设施了。”专家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货物就会绕过哈萨克斯坦。现在中国拿到了选择大陆运输干线的主动权。在“丝绸之路”框架内货物经过的路线将按照中国的逻辑来确定。正如卡尔波夫所指出的,北京经哈萨克斯坦发货是最有利的,中国人在那里的影响力要更大些,而且本身也减少了对俄罗斯的依赖。从阿斯塔纳和北京一体化程度不断提高的视角来看,这样的线路对中方来说是最符合逻辑的。

    卡尔波夫认为,一个(让俄罗斯)可以融入“丝绸之路”项目的机会是――证明和说明通往列宁格勒州和圣彼得堡港口的中国走廊北方干线可替代支线的必要性。这条线路过境的国家数量最少。但是这里的俄罗斯港口却在同波罗的海沿岸的海港竞争中国货物,而这些海港正在拼命与哈萨克斯坦开展合作。

    “中国和俄罗斯将变成我们的海洋”

    今天,人们赋予中国“新丝绸之路”项目以不同的地缘政治意义。一些专家说这是为了加强中国在中亚的存在,而中亚在战略上是对俄罗斯非常重要的地区,但俄罗斯目前对这个地区并没有给予应有的关注。

    阿斯塔纳无论是在经济计划上还是在地缘政治计划上都形成了清晰的战略:同最广泛的伙伴合作,谋求各方最大的利益。

    哈萨克斯坦外长叶尔兰·伊德里索夫(Ерлан Идрисов)说:“忘掉‘大博弈’(Great Game)的概念吧,它已经过时了。”伊德里索夫在霍尔果斯对外国外交官和记者讲话时强调,哈萨克斯坦奉行各方“共赢”(Great Gain)的哲学,“对俄罗斯、中国、欧洲、印度、伊朗、土耳其都有利,自然对哈萨克斯坦也有利”。

    “我们不想错过。”外交部长在谈到从中国快速经济发展中获益的可能性时指出。哈萨克斯坦当然也不会忘记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伙伴在未来的时间里会经常谈到俄罗斯的经济增长,但他们现在强调,有着世界上最丰富的自然资源储备的国家的潜力是无比巨大的。

    “如果既错过了中国的机会,又错过了俄罗斯的机会,我们就太愚蠢了。”伊德里索夫如是说。看到哈萨克斯坦在“丝绸之路”背景下的抱负,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俄罗斯在欧亚经济联盟的伙伴们是不会做出这样的“蠢事”的。

    (译自俄罗斯统治网2015年11月9日文章)

 
 
[ 新闻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付款方式 | 招聘信息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新ICP备0900526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