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王 热搜: 哈萨克斯坦  美女  乌兹别克斯坦  俄罗斯  乌克兰  吉尔吉斯斯坦  塔吉克斯坦  土库曼斯坦  全裸  入世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政治 » 正文

政权平稳过渡已成乌兹别克斯坦重要任务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4-07  浏览次数:13
核心提示:俄罗斯政治家谢尔盖·斯坦克维奇对总统选举后乌兹别克斯坦这个中亚国家的未来走向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亚欧贸易网www.yaou.cn讯,译者:刘景信。俄罗斯政治家谢尔盖·斯坦克维奇对总统选举后乌兹别克斯坦这个中亚国家的未来走向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乌兹别克斯坦的总统选举可谓是“风平浪静”,既没有纠葛也没有惊喜,任何人都不会产生怀疑。在超过90%的投票率中现任总统伊斯拉姆·卡里莫夫获得了90%多的支持票。

    卡里莫夫自1989年起成为乌兹别克斯坦的头号人物,1991年起成为民选总统。连续当政时间达到了创纪录的1/4个世纪。在此期间,对于乌兹别克斯坦的3100万居民来说,伊斯拉姆·卡里莫夫从一个苏维埃的党务工作者变成了无可替代的绝对的民族领袖。他几乎主管着一切,似乎根本就不会疲倦。“我是那些因长期在位而遭受批评的人之一。人们批评我但我却不会停步不前。人们批评我而我想继续工作。这有什么不好的呢?……”这是卡里莫夫在“中世纪东方学者和思想家的历史遗产”的研讨会上发言时所说的话(2014年5月16日)。

    而实际上,长期的专制统治给乌兹别克斯坦带来了哪些好处和哪些坏处呢?

    应当承认,在全球危机的背景下,乌兹别克斯坦的经济表现得十分不错。最近4年国内生产总值保持7-8%的增长速度。2014年为8.1%,财政赤字为0.2%,外贸顺差1.8亿美元,外汇储备增加了16亿美元。今年,即使在原料价格下跌和出口减少的情况下,预计乌兹别克斯坦国内生产总值也将增长约6%。

    乌兹别克斯坦经济增长的基础是密集的投资。2014年乌兹别克斯坦的投资额为146亿美元(增长了近11%),其中30亿美元是外国投资,43亿美元是国内私人投资。更为重要的是,超过70%的投资进入了工业领域,其中30%投向了机器制造业。目前,乌兹别克斯坦国内生产总值的约25%来自于工业,体现了乌兹别克斯坦经济相对现代化的特点。

    但乌兹别克斯坦的经济总量(国内生产总值600亿美元多一点,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约2000美元,是哈萨克斯坦的1/6)并不算高。当前的增长速度还不足以使迅速增长的人口摆脱贫困。每年都有500-600万乌兹别克斯坦人到国外找工作并不是没有原因的。他们之中有200多万人在俄罗斯谋生。

    乌兹别克斯坦是中亚五国中最大的国家,现在它相对自给自足,固守中立,对外界的看法和影响严重封闭。它完全依赖于已年过77岁的伊斯拉姆·卡里莫夫的意志和命运。如果法律不发生大的变化,这是卡里莫夫当政的最后5年。

    未来的5年乌兹别克斯坦和它的元首必须要解决两个最为重要的任务:准备尽可能顺利地移交政权和可靠保障国家的外部安全。

    乌兹别克斯坦的政治生命现在是完全可以预见的。参加总统选举的4个政党其名称中都有“民主”这个词。虽然参加了选举但这些政党的候选人的知名度并未增加。大部分选民都不记得这些候选人的名字。自2014年起乌兹别克斯坦进行了旨在逐步加大议会和议会政党的作用的改革,这引发了乌兹别克斯坦将来有可能向议会制转变的议论。这条道路暂时还只是一种可能。

    伊斯拉姆·卡里莫夫认为向人们表明政治现代化的前景是开放的十分重要。卡里莫夫在一次竞选集会上承诺:“我们的公民享有完全的自由、所有个人自由以及新闻自由的时代即将到来”。但是他也建议不要急于求成,因为“没有强大的政府就会出现混乱”。

    挑选接班人和权力移交的形势仍完全由民族领袖决定。在目前的政治制度下,将一个未进入执政精英的小圈子的人推向权力的顶峰基本上是不可能的。除了得到卡里莫夫本人的提携,总统接班人还需要获得有影响力的地方部族的支持(特别是塔什干部族、撒马尔罕-布哈拉部族和费尔甘纳部族)。

    鉴于时间非常有限,有可能成为总统接班人的人选缩小到了3个重量级人物:58岁的政府首脑沙夫卡特·米尔济约耶夫(自2003年上任)、57岁的第一副总理鲁斯塔姆·阿济莫夫(民间称其为“乌兹别克斯坦经济之父”)和71岁的鲁斯塔姆·英纳亚托夫-国家安全局局长。在特定的情况下英纳亚托夫有可能成为能够保证新的国家元首掌握政权的决定性的过渡人物。

    对于乌兹别克斯坦来说,外部安全问题与政权的移交同样重要。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将中亚所有的国家都纳入了自己计划中的“哈里发国家”,但将对乌兹别克斯坦的渗透作为了重点。

    伊斯兰国的武装人员并不讳言,位于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结合处的费尔甘纳盆地是他们首要的目标。这一危险地区90%的面积和1100万人口都在乌兹别克斯坦境内。

    在伊斯拉姆·卡里莫夫的个人履历中有两个戏剧性的事件与费尔甘纳盆地有关。1991年在纳曼甘的伊斯兰分子动乱期间卡里莫夫实际上被扣作了人质,虽然经历了很多风险全身而退但他永远都不会忘记激进伊斯兰教的清晰形象。2005年在安集延暴发了新的动乱,卡里莫夫没有犹豫,不顾来自国际社会的批评,派出了军队,严厉镇压了动乱。当时,俄罗斯认为乌兹别克斯坦中央政府的行动是正当的。

    目前,极端宗教主义的说教者正在积极向费尔甘纳盆地渗透,直接入侵的威胁也在增大。根据专家提供的数据,在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的队伍中有5000多名“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的积极分子,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来自乌兹别克斯坦境内。生活在阿富汗的300万乌兹别克人源源不断地向极端分子提供着新生力量。

    乌兹别克斯坦遵循着“三不原则”(不加入军事集团,不在国内部署外国军事基地,不向境外派遣本国军队)力求自主保障安全。乌兹别克斯坦于2005年关闭了卡尔施的美国军事基地并于2012年退出了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但例外的是,2014年乌兹别克斯坦延长了西方联盟的军队用作运输中转枢纽的位于阿富汗边界的帖尔美兹机场的出租期限。虽然帖尔美兹飞机场正式的承租人是德国,但主要是美国人在用。

    乌兹别克斯坦坚持多元化外交方针,对它的三个主要伙伴-美国、中国和俄罗斯努力做到谁也不疏远。2004年乌兹别克斯坦与俄罗斯签订了战略伙伴条约,在此基础上,乌兹别克斯坦在需要时在反恐行动中可以获得俄罗斯的支持:俄罗斯驻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基地可以使其对任何请求做出相当有效的反应。在必要时,这一条约的个别条款可以视伊斯兰极端组织直接入侵的威胁这一新现实得到具体执行。

    2014年俄罗斯总统普京在选举周期开始前访问乌兹别克斯坦绝不仅仅是为了勾销乌兹别克斯坦拖欠的巨额债务和激活相互贸易。

    在保持自给自足、中立、不结盟和多元化的同时,乌兹别克斯坦不能不注意到一些不可避免的变化,而适应变化的最好方法就是巩固和发展经过时间检验的战略伙伴关系。

    (本消息来自中亚新闻网站2015年4月1日讯。)

 
 
[ 新闻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付款方式 | 招聘信息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新ICP备0900526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