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王 热搜: 哈萨克斯坦  美女  乌兹别克斯坦  俄罗斯  乌克兰  吉尔吉斯斯坦  塔吉克斯坦  土库曼斯坦  全裸  入世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经济 » 正文

哈萨克斯坦一体化对中亚的利害关系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3-03  浏览次数:1356
核心提示:只有中亚地区国家实现真正的融合,这些项目才有可能取得成功,在国家融合的条件下才能排除掉阻碍商品和投资自由流动的障碍。

    亚欧贸易网www.yaou.cn讯作者因诺肯季·阿佳索夫 - 俄罗斯联邦国家杜马独联体事务委员会专家理事会成员 译者:王海燕 哈萨克斯坦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于1月17日向全国人民发表了一份咨文,题目非常霸气:“哈萨克斯坦之路-2050年:共同的目标,共同的利益,共同的未来”。纳扎尔巴耶夫说:“很多预测都显示,未来15-17年将是哈萨克斯坦取得大规模突破的‘机会之窗’”。

    阿斯塔纳如今在绝对非同一般的中亚地区公开以区域领航者的地位自居(主要是在经济领域)。

    阿斯塔纳的具体目标之一是着重去寻找投资项目,将出口石油和金属获得的资金投入到项目中去,从而将哈萨克斯坦变成区域内最大的粮食供应者,这片区域正常常发生食品短缺的情况,尤其是谷物。

    哈萨克斯坦领导明白,只有中亚地区国家实现真正的融合,这些项目才有可能取得成功,在国家融合的条件下才能排除掉阻碍商品和投资自由流动的障碍。

    阿斯塔纳的一体化计划不仅要建立在哈萨克斯坦通过提高自然资源出口而获得的融资能力之上,国际专家认为,还要建立在成功的经济模式之上。哈萨克斯坦2014年经济自由度指数(Index of Economic Freedom,华尔街日报和传统基金会调研中心每年都会进行统计)排名第67位。吉尔吉斯斯坦排名第85,塔吉克斯坦排名第131,乌兹别克斯坦排名第163。土库曼斯坦的自由经济度指数最低,排名第171。

    阿斯塔纳将推动比什凯克向前进

    欧亚经济共同体关税同盟最高欧亚经济委员会最近一次会议于2013年12月24日在莫斯科召开,该会议仍未能就吉尔吉斯斯坦加入关税同盟的“路线图”达成一致,然而,实际上,关于比什凯克加入关税同盟可能性的讨论从这个一体化组织运作之初就已经开始了。

    吉尔吉斯斯坦已经正式要求了约2亿美元的资金用于为加入关税同盟而进行的基础设施建设:为口岸安装装备,为加强国家边境的保护,补偿当地企业主由于从第三国进口商品关税的提高造成的损失。

    但实际上,吉尔吉斯斯坦的要求还不仅限于此 - 比什凯克想要取得土耳其和中国货物通过自己领土向关税同盟国家转口的权利。

    莫斯科对此是不可能同意的,但是明斯克支持。

    阿斯塔纳显然要在这个问题上寻找一个折衷点 - 比如,在吉尔吉斯斯坦境内建设自由经济区。虽然,哈萨克斯坦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曾特别强调过,“将加入关税同盟的国家应担负起全部责任,没有任何特殊待遇”。

    吉尔吉斯斯坦加入关税同盟对于哈萨克斯坦的益处是显然的:哈萨克斯在中亚邻国的经济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尤其是能源和采金领域),以及建立专门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投资基金会。

    先让比什凯克加入到关税同盟,然后就是统一经济空间,这就为阿斯塔纳在吉尔吉斯斯坦进行投资提供了很好的保障,其资产价值也会成倍增长。

    现在,哈萨克斯坦仍以优惠条件向吉尔吉斯斯坦供应粮食(主要是谷物)和天然气,是试图要保住这位邻国那份脆弱的稳定,因为吉尔吉斯斯坦已经历过不止一场政治动乱。

    阿斯塔纳与塔什干 - 是相互抵触的伙伴关系

    苏联解体后的第一个十年,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就在为中亚地区的领导地位暗中较劲(主要是经济方面)。

    现在已经很明显了,阿斯塔纳具备了成为一体化经济中区域中心的可能性(塔什干现在既没有吸引人的经济模式,也没有能实现这种一体化的资金)。

    乌兹别克斯坦遭遇了资金外流:起初是西方投资者离开,之后是由于МТС-Уздунорбита(俄罗斯最大移动运营商Mobile TeleSystems的子公司)丑闻,俄罗斯投资商开始重新审视其计划方案,而韩国投资者也决定抛弃乌兹别克斯坦 - 韩国石油公社(KNOC,Korea National Oil Corporation)领导近期正式决定停止在乌兹别克斯坦两个项目的碳氢化合物普查工作。在此之前,马来西亚石油公司(Petronas)退出了一个正在执行的国际财团,这个财团正在咸海区域的乌兹别克斯坦部分进行大型石油天然气田的开采。

    造成的后果就是乌兹别克斯坦石油开采量自2003年以来下降了一半以上,甚至在2014年年初将燃料油出厂价上调了20%之后各地还是普遍出现了汽油和柴油短缺的情况。

    在这种情势下,乌兹别克斯坦石油领域就非常需要哈萨克斯坦的资金。而哈萨克斯坦对乌兹别克斯坦尚有发挥空间的炼油厂以及进入其石油产品零售市场也很明显非常感兴趣。

    阿斯塔纳还将乌兹别克斯坦视为自己最重要的粮食销售市场(尤其是谷物)。2013年塔什干试图对哈萨克斯坦向乌兹别克斯坦市场出口谷物收取进口关税,这使得两国关系严重复杂化。当时,哈萨克斯坦甚至打算在欧亚经济委员会中提出对乌兹别克斯坦出口的商品进行反倾销调查。最终,塔什干放弃了收取哈萨克斯坦面粉和谷物进口关税的计划。

    哈萨克斯坦公司同样对在乌兹别克斯坦开采黄金表现除了极大的兴趣(与其在吉尔吉斯斯坦开展的业务类似)。

    而阿斯塔纳和塔什干在水的问题上实际是不谋而合的:锡尔河(Сырдарья)流域实际处于吉尔吉斯斯坦的控制,阿姆河(Амударья)实际处于塔吉克斯坦的控制。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认为,在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大规模建设水电站会导致大部分农田被淹没,同时还会加剧中亚区域内淡水资源的匮乏。

    乌兹别克斯坦现在实际上是欧亚经济共同体积极形成一体化空间中的一块半飞地(除了欧亚经济共同体国家以外,乌兹别克斯坦只与阿富汗和土库曼斯坦相邻)。当欧亚经济共同体为保护统一市场排斥第三方国家时,塔什干就有可能遭遇非常严重的经济问题。

    因此,乌兹别克斯坦(不想加入欧亚经济共同体关税同盟,但还坚持寻求俄罗斯方面的新的经济特惠)是很想要同哈萨克斯坦建立特殊经济关系的。

    那么塔什干是否会赞成阿斯塔纳关于建立中亚经济一体化的计划呢?答案目前还不明朗。

    阿斯塔纳与莫斯科

    毫无疑问,俄罗斯这边可能出现的问题就是:哈萨克斯坦的经济倡议会不会与莫斯科的欧亚一体化计划相抵触呢?想来,这是不必要的担心。

    一方面看,欧亚经济联盟的经济之都正好就计划在阿斯塔纳,也就是说,官方来看,将决定欧亚经济联盟经济政策的将正是哈萨克斯坦。

    另一方面看,哈萨克斯坦推进中亚一体化,是想维护该区域的稳定(客观上讲,哈萨克斯坦也是在这片区域内开展业务的),而这也正符合俄罗斯在后苏联空间的政策目标。

 
 
[ 新闻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付款方式 | 招聘信息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新ICP备09005267号-2